平南县志
目录

347  第四节 农民武装斗争


   民国16年(1927年),中共广东区委派苏其礼秘密来到鹏化、大同、惠政领导武装斗争。
   合击刘瑾堂
   民国16年4月, 桂平大宣区大恶霸、国民党第七军参军刘瑾堂组织恶霸保产会,建立武 装,压迫农会。桂平农会领导人胡奕卿、房桂甫和平南北河三区共产党和农会领导人苏其礼、 张威、张恒光、龙铁筠、余济卿、余碧光、黄端甫、余崇信、谢云柱、余乃三等在鹏化西山 会商, 决定合击刘瑾堂,鹏化、大同农军120人由龙铁筠、余崇信、谢云柱带领,会同桂平 农军共干多人, 在武、平、桂3县农民协会军事委员会统一领导下,围攻刘瑾堂几处庄园。 从5月12日起,奋战5昼夜,平南农军牺牲5人,重伤1人。由于久攻不下,给养困难,而驻桂 平国民党军一营又来为刘瑾堂解围,3县农军便分头撤退。
   思洪大营
   民国16年5月17日,农军撤回鹏化后不久,苏其礼等领导人在鹏化罗掩组织武、平、桂3 县农民协会七区联合办事处 (七区即:桂平的宣一、宣二、姜里;武宣通挽、东乡;平南鹏 化、大同) ,群众称为思洪大营。农军计划以鹏化为基地,向桂平、平南、藤县发展。为了 实现建立鹏化根据地的计划,农军千方百计扩大武装。当得知驻防平乐的桂军连副莫德英不 满土豪、同情农运时,即派大同农会委员长莫伟林去平乐动员莫带队回乡参加革命。莫德英 带领55名士兵、步枪58枝回到大同后几天,看到敌强我弱,动摇退缩,加上土豪劣绅的挑拨 离间,便于20日前后,带队悄悄离去。农军赶去将莫部包围缴械关押。当莫德英的上司苏武 烈带兵90名从平乐到达石克追还莫部时,又被农军包围。县知事黄尚中、驻军营长黄桂丹、 第四军招兵委员长石宝都来干预。农军根据当时形势,乃同意撤围,交还所押全部人员和绝 大部分武器。
   与豪绅决战
   民国16年5月下旬, 大同团局蓝文芝带团丁30多人袭击设在石克的区农会。农军奋起还 击, 俘获蓝文芝等9人,枪6枝,当场枪决3名首恶。事后农军接受县知事黄尚中的要求,把 余下6名俘虏交给他处理,而黄尚中却无条件地将6名俘虏释放了。农军进一步认识政府、军 队都是土豪劣绅的靠山,他们正在谋划大屠杀。于是,农军加紧训练,日夜赶造武器,农会 纷纷动员农民组织力量自卫,并在长胜乡召开千人誓师大会。这天,古潭乡长黄信章赴会, 路过团总冯佐卿屋边,被冯家人开枪打死,群情更加激愤! 大会决议,坚决与土豪劣绅决战 到底! 并派人向各地农军求援。6月1日,龙铁筠、黄凤鸣首先率领农军包围冯佐卿家。国安 农军队长潘有珍上前传令冯佐卿投降,反被冯打死。农军立即火攻,烧死冯佐卿全家17人。 农军乘胜围捕恶霸郭兆南、张文启。在归途中,遭到蓝文基袭击,农军趁势包围同生村蓝文 基老家。6月7日,鹏化、罗香农军纷纷赶到大同参战,在黄垌坪成立指挥部,统一指挥作战。 由24人组成的敢死队架起两尊大炮,猛烈轰击,攻破了蓝家碉堡,缴枪近百枝,俘获团练大 队长蓝文基以及土豪蓝文波、蓝卓臣、蓝实斋、郭秀齐、蓝相华。随即,在马练沙洲数千人 的祝捷大会上,把蓝文基处决。
   水晏战斗
   民国16年6月初旬,进驻平南、桂平的桂系军阀军增至5营。黄桂丹营已从平南县城进驻 官成,高瑾岳连开抵水晏,县警察以及丹竹、大同团练共干多人步步向大同压来。6月10日, 各地农会援军还未到达,龙铁钧、黄凤鸣就率先指挥农军包围高连。适逢连日大雨,大同江 水暴涨, 隔断两岸联系,农军不能集中力量,围攻3天不下。13日,黄营两个连从妙客绕道 藤县包抄农军后方,前后夹击,农军牺牲数十人。农军晚上冒雨拚命夺回水晏,又牺牲不少。 高瑾岳连退走,农军追击20里,占领官田,两军隔江对峙。中旬,桂军600多人,连同县警、 团练共千多人全力进攻,农军损失惨重。19日,农军退出水晏,在石克一带布防。21日,黄 营占领石克,将区农会财产烧光、抢光,又烧了龙铁钧的家。农军再经过介山坪、长胜数战 失利,损失惨重,只好分散退入马练、罗香之大山中,思旺、新隆、桂平各地农会援军亦因 血战经旬,粮食弹药极度缺乏,撤退回去。
   正当农军在大同拼搏时,桂军姚桐营“围剿”鹏化区思和乡木隆、淡村、中村、大庙一 带。这时,农军战斗力大减,即分散于罗香、罗运等地活动。桂军和团练随即在大同、鹏化 “清乡” ,在长治、山寅、古浔、龙门、罗燕、三江、花赖、俐俩等地烧屋500余间,杀死 农民200余名,抢掠耕牛400余头,掳掠妇女20余名,在鹏化烧屋50余间。
   运枪洒碧血
   1927年,平南农军与敌人激烈拼搏,枪枝弹药日益缺乏。中共桂平县委书记黄启韬请得 国民党左派军人、广西农工厅长俞作柏支援枪弹后,先派刘光到北流联系,又派常克昭、胡 奕卿分别到贵县、桂平联络接应,然后亲自到北流取枪。苏其礼、余济卿在鹏化派出接运枪 枝的农军之后,也从江口乘船上贵县指挥。谢寿祺、谢美然率领农军44名在贵县罗泊湾接到 从北流用汽车运来的长短枪40余枝, 子弹2万发,高兴不已,不待黄启韬、苏其礼、余济卿 等领导人研究安全路线, 即径自起运。7月22日,他们回到碧滩南岸的都温坑村外瓦窑岭白 庙炊食,庙祝乘间密报劣绅李汉堂。桂军营长况思渊便率兵和民团千人来围。少数农军主张 拼搏,死里求生,多数人天真地认为俞作柏是广西农工厅长,枪是他给的,有他撑腰,谅想 桂平反动派不敢下毒手,议论纷纷。谢美然、谢寿祺缺乏应变经验,错误地服从多数,把枪 缴了。结果,除哨兵余乃庆、余士浩逃脱外,其余42人被俘,押解到桂平集体枪杀。
   新隆战斗(注)
   在反革命的“四·一二”政变之前,劳五区的七新、新路、大、付竹、新隆、周村、竹 壳桥、 水村、岭村、良谟、苏村先后建立了村农民协会。4月中旬,区农民协会正式成立, 李修其李荫阶分任正副委员长,李立名任农民军常备队长。夏天,共产党员陈平奉中共广东 省委派到新隆发展党组织,训练农军。8月上旬,中共广西地委(后来改为特委) 委员宁培英 在容县冠塘召开骨干会议,决定容县的同志转移到新隆,建立根据地,组织武装斗争。从此, 共青团员陈孟武、高鹏鹍,容县农运领导人何仲泽,以及刘文轩、梁润光、何运东、何翘旭、 黎金荣等人陆续汇集新隆。李修其、高鹏鹍、李立名、陈孟武等先后加中国共产党,成立中 共劳五区委员会,党员29人。
   是时,广西地委确定在梧州、平南、桂平举行中秋起义。劳五区委先把区农会改组为苏 维埃,作为“中秋起义”的指挥机关,以劳五区为基础,策应四邻地区起义,建立更大地区 的苏维埃。民国16年阳历九月召开百余人的会议,决定将区农会改组为新隆苏维埃政府,选 举李修其为新隆苏维埃政府主席,李荫阶为副主席。把农民自卫军改为红军,李立名任红军 队长,梁尚英为副队长,陈平任军事指导,宁培英为政治指导。
   新隆苏维埃政权成立后,更广泛深入地开展苏维埃运动,提出“打倒国民党,打倒地主 阶级”、“武装暴动夺取政权”、“一切权力归工农兵代表会”,积极筹集武器,扩大红军 力量。陈孟武先后从容县带来步枪9枝、短枪5枝,加上其他来源,红军常备队有30人枪。
   12月上旬,依照广东省委指示,积极准备武装暴动,以响应广州起义。下旬初,陈平、 李立名率领红军战士14名袭击平山团局,击毙团丁5人,伤2人,缴获步枪4枝。
   民国17年1月17日,马翼汉带兵一营,纠合容县、平南、藤县团练共1200余人围攻新隆。 新隆苏维埃迅速成立反围剿指挥部,陈平任总指挥,宁培英任副总指挥。外线由李立名指挥, 内线由陈平指挥。战斗到第二天,红军失利,陈平受伤,李亚雄、李亚堂、李立功、梁嗣英 在外围战斗中牺牲, 新隆圩被敌人占领,数十军民被围困在参赞庙内。晚上,决定分3批突 围。第一、二批陈平和李荫阶率战士10多名及家属摸出去了,第三批突围失败。第三天下午, 敌人从梧州调来两门山炮,轰塌了参赞庙炮楼,李修其等7人阵亡,宁培英等6人被俘。其中 陈孟武、 卢有权当场被杀害,宁培英等4人于次日被押到寺面河杀害。陈平突围后迷途,被 捕解梧州,英勇就义。此战,先后牺牲49人,其中共产党员16人。苏维埃政府的“共产旗帜” 和一切公物被掳掠烧光。
   注:新隆苏维埃运动失败后5个月,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莫斯科召开。(桂 平县委书记胡福田为代表,宁培英挚友胡炳琼为列席代表) 胡在参加土地工作会议、苏维埃 工作会议之后,写了《我们的死者——宁培英》,他热烈赞颂宁培英在广西平南暴动,“建 立苏维埃政权,是广西出现苏维埃政权之第一次”,是“广西苏维埃政权的发轫者”。但在 此前后, 广西特委书记邓拨奇几次向广东省委报告只称“劳五暴动” ,不称苏维埃。1987 年12月, 平南县人民政府为劳五暴动建立革命烈士陵园,经自治区党史办公室修改, 并经 区党委有关领导核定的碑文,称“劳五暴动是广西苏维埃运动的开端”。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