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南县志
目录

284  第六节 治安管理


   户口管理
   1950年1月,在清查登记工作中,建立户籍登记制度,对特种户口进行了登记管理。9月, 开始对一般户口进行登记统辖。年底,对全县城镇、农村人口全部登记核准完毕。
   1951年,城镇户口由公安机关严格控制管理。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以来,执行《中华 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对城镇、乡村户口分别由公安、民政协同做好出生入户,死亡 注销、迁出、迁入、户口变更等登记以及年度人口统计核准工作。
   旅栈等行业管理
   1950年1月开始, 为了配合清剿匪特和镇压反革命活动,在清查登记工作中,对无线电 器材、旅栈业、印铸刻字业、公共娱乐场所实行管理,打击和控制反动分子的破坏活动,铲 除与堵塞犯罪活动的漏洞。
   1951年,中央公安部颁布了关于无线电器材、城市旅栈业、印铸刻字业、公共娱乐场所 管理四个暂行规则,公安部门依照有关规定,对上述行业实行登记、审批、发证营业以及对 不符合营业条件的进行停业整顿、查封、取缔,对违犯有关规定的实行警告、罚款、拘留, 直至追究刑事责任。敦促这些行业能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
   1951至1977年间,旅栈业经公安机关发给《特种行业许可证》和特有营业执照方可营业, 旅客凭单位证明、工作证件登记住宿,旅栈业每天要把旅客住宿情况向辖区公安派出所报告。 1978至1983年,公安机关对旅栈业管理实行《科学管理办法》和《旅客住宿守则》,促进旅 栈业对治安工作的重视。同时经常性对旅栈业进行检查,对违反治安管理及违反人区别情况, 予以处罚。1984年起,对旅栈业实行“安全许可”管理,符合条件的发给《安全许可证》, 不符合条件或在经营中出问题的,给予停业整顿、责成整改、以至取缔营业的处理。1988年 起,对旅客实行凭居民身份证登记住宿。
   交通管理
   1951年中央公安部颁发了《城市陆上交通管理暂行条例》和《进出口船舶、船员、旅客、 行李检查暂行通则》,公安机关对水陆交通实行严格管理。1958年撤销了1950年5月和7月分 别成立的水上派出所和交通检查站,水上船舶管理由航运管理所负责,陆上交通由公路部门 负责。
   1959年下半年成立平南县机动车辆监理站, 财经、行政附属公路部门统辖,1978年5月 隶属交通局管理。 改称交通监理站。1987年1月交通监理站改组为交通警察队,行政由公安 局领导,人事、财经权属上级交警组织统辖。1981年恢复水上派出所,重新履行对进出口船 舶、船民、旅客、行李检查和水上、码头等治安、行政管理工作。在水上派出所和交警队恢 复与组建之前,水陆交通治安工作由公安局治安股负责,协同有关部门进行管辖和处置。
   1974年起,根据自治区(74) 4号文件精神,取销对自行车实行税收的规定,并将自行车 管理移交公安机关负责,且对自行车发放公安牌照,自行车证。
   枪支弹药、易燃易爆物品管理
   解放前,私制滥造、收藏武器弹药情况十分严重。县内的大坡、寺面、镇隆、富藏、平 山、六陈、马练、同和、国安等地都有规模不同的枪支弹药制造坊。
   解放后,人民政府明令收缴一切武器弹药和取缔任何武器造坊,打击顽固分子,对镇压 反革命,巩固新生政权和民主改革起了极大的作用。1951年,中央公安部发布了《枪支管理 暂行办法》,从法律上规定了枪支的保管、佩戴、使用范围。以后,国家又颁布了《爆炸物 品管理条例》和《化学易燃物品防火管理规则》,用法律形式较系统地规定了对武器弹药、 易燃易爆物品保管、使用、运输、销售和管理,以维护国家、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1984年,结合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工作,进一步贯彻国务院《关于加强对民用爆炸物 品管理》的有关规定,对保管、使用爆炸物品的单位进行清理整顿,对不符合保管、使用规 定的爆炸物品进行收缴,共收缴子弹186发,炸药359.8公斤,火索2428米,雷管2723发,左 轮枪 (残旧) 1支。 并对民间爆破手进行培训考试,合格者发给爆破操作证书,该年共发了 1029人。由于加强了管理工作,1984年事故发生比1983年下降了75%。
   至1988年,共发爆破证1250本。全县有黑粉厂3个(年产50万元) ,炮竹厂29个,年产百 万元的有大安、六陈二厂两个炮竹厂。
   禁赌 禁毒 禁娼
   (一)禁赌
   民国末期,政府在名目繁多的募捐中,居然有“赌捐”,且成立“赌捐公司”,下设营 业“宝台”,公开赌博,由赌捐公司收捐交付政府。平南县城由赌捐公司开设的宝台有城门 大码头附近的“天成利”、“天生源”和城西街的“广益”等。这些宝台都是昼夜开赌营业, 集结赌徒日有千百人次,赌款达万元(人民币) 之巨。私设的宝台有乌江街的当铺(现工商银 行乌江办事处址),城西街有“义记”、“祥安”和“惠升”等。
   1949年12月3日, 解放军进入县城后,许多宝台自然散伙。几天后,当铺赌场又聚众赌 博。解放军和地方干部联合组织人马前去围捕,当场捉获赌徒20多人,缴获全部赌具赌款, 并对赌徒进行严肃处理。此后,赌风被刹下去了。
   解放后,人民政府三令五申严禁赌博活动,打击赌头、赌棍,对以赌为业的赌徒实行法 办,从严惩处。
   1983至1984年,在开展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活动中,把以赌为业,以营利为目的之窝主、 赌头、赌棍列为打击重点之一,计处理赌徒1000多名,有一批窝主、赌头、赌棍被判处徒刑, 强迫劳动改造。在1985至1987年的继续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中,对1013名赌徒依法惩处, 其中判刑25名,收容415名,拘留353名,罚款220名。
   (二)禁毒
   吸毒、贩毒虽经较长时间的查禁处理,始终禁而不绝,民国时期更有蔓延趋势,继续毒 害人民。
   解放前,平南县城没有公开的烟庄,而在门口挂着“戒烟室”、“谈话请进”招牌。开 设烟经的有乌江街聂三的“三记”,黄德南的“坤安”、城东街塘洲林太的“太记”、城西 街土律师黄素的“讼师”和城顶的“何源戒烟室”等几处,共有烟床约30张,每张烟床每晚 耗烟土约10斗宁(1斗宁为2钱),计每晚耗烟土约38两(十六进秤),年耗烟土逾万两。
   民国时期,走私贩运烟土较大的有“义益”、“忠信堂”和“永昌”3家。
   国民党军长刘栋才(桂平木乐人)之弟刘水,在城东街开设“义益”麦麸米油店铺,通过 刘栋才和驻平南国民党军188师师长余某, 利用军需、行装、公文包来往的机会,进行走私 贩运烟土,从中牟利,年贩量6000至10000两之巨,解放前夕撤走。
   在城西街口开设“忠信堂”店铺的居民梁柱才,利用专制甲板打鱼艇进行走私烟土,每 年春秋两季进行三、五次贩运,年贩运量在5000至6000两。在民国34年,梁走私烟土在肇庆 被缉,被处以死刑。
   丹竹石灰村林永昌,在平南城东上街开设“永昌”杂货店,其实从事走私贩运烟土,年 贩卖量达万两,以此牟利发迹乃购买火船一艘,兼务营运。在民国36年被政府缉拿,并处刑 坐牢。
   解放后,人民政府明令禁止吸毒、贩毒。一方面对贩毒和吸毒顽固分子进行打击,另一 方面进行宣传教育,发动群众,采取实行联保措施进行禁毒工作。1950年初,对顽固烟棍罗 伟、周良柏(外号大板周)逮捕法办,处以10年有期徒刑,强迫劳动改造;并逮捕了烟棍、贩 毒犯黄素,处以死刑。
   经过半年多时间的艰苦努力,吸毒、贩毒现象全部被禁绝。
   (三)禁娼
   国民党政府在苛捐杂税中设立“花捐”。民国36年前,平南城状元街(即城东街)的许玉 轩标得“花捐”,利用“花捐公司”的合法地位发放“花票”,开设娼妓业。旧社会状元街 利用“花票” 开设娼妓业有梁二泉的“梁二寨” ,何源的“四方排”和马三的“长方排” (四方排和长方排是设在现县财税局栏尾河面上的水排,以形号名)。还有陈记的“醉乐”和 广东南海鸨婆关二嘉(又称香港婆)的“太白楼”,酒妓兼营。共有妓女约40名,其中四方排 和长方排各占15名左右。 私设暗娼的有船民陈尧臣、 何八娇,各有暗妓三、四名。城脚根 (现农业局一带)的谢九既窝娼又窝赃,不少扒手小偷作案后窜到那里进行销赃和奸宿暗妓活 动,国民党有不少军警人员常往寻欢作乐,并利用“花票”进行敲诈勒索。
   解放后,人民政府强令取缔娼妓活动,并通过宣传教育,使用娼妓活动的妇女改邪归正, 对一些顽固鸨公、鸨婆和娼妓,则以反革命刑事犯论处。通过教育和打击,娼妓活动被禁绝, 铲除了这一社会劣迹。
   1979年后,一些地方旧社会劣迹死灰复燃。1983至1984年,在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中, 把容留、引诱妇女卖淫列为重点打击对象。对一批容留、引诱妇女卖淫的犯罪分子实行严厉 惩处。然而,卖淫活动仍屡禁不止,在1985至1987年的继续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中,把打 击卖淫活动作为重点进行查处。1987年共查处卖淫奸宿案件29起61人(次),其中收容15人, 拘留28人,罚款18人。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