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南县志
目录

24  第一节 封建土地所有制


   清至民国,农村土地为地主大量占有,大量蒸尝田也操纵在地主手里,封建地主对农民 进行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实行封建统治。地主田地绝大部分出租给无地农民。田租以收稻 谷为主。 上等田一般每亩年收租谷100公斤,中等田收75公斤,下等田收50公斤。租谷约占 年产量的40%。地租分浮租、铁租、分租、劳役地租四种。浮租按丰歉情况,照原订租额几 成收租;这方式最为普遍使用。铁租,即不论丰歉,一律照租额收租。分租,每[禾造]主佃 双方临田平分稻谷。劳役地租,佃户附居于地主庄园周围,平时一两人给地主服役,动乱时 做家兵,主家有红白事,佃户全家来服役。农民向地主租田时,要交相当于一年租谷的押金; 要代上年佃户交清欠租,还要送见面礼。以后逢年过节要给“田信鸡”,再有每担谷交秤头 米2—3斤,此外,地主、富农、当铺老板还对农民进行高利贷剥削,借银钱一般为年利30%, 放谷花3—4个月,50公斤谷本利要还75—90公斤。
   抗日战争以后,国民党政府厉行征兵征征粮,加上天灾频仍,农民相率逃亡、逃荒,劳 力缺乏,农业萧条,地主收租深感困难,纷纷把好田近田收回。雇工耕种,下等田和远田仍 照旧出租,于是雇工耕种便成为地主剥削农民另一方式。大、中地主雇工每日供给两饭一粥, 小地主和富农则供给杂粮粥饭,逢年过节才供给点肉。据民国31年平南县政府报告,每百农 户有12家(包括一些富农中农) 雇用长工,共23人,平均每家雇长工1.9人,全县雇农一万多 人。
   抗日战争以后,土地分配关系也急剧变化,民国22年(1933年)自耕农占农户的38%,29 年占25.6%, 31年占17%,而佃农则由22年的40%,增至1940年的53.31%,继增至1942年 60 %。这表明了在地主残酷剥削下,贫农、中农原来少得可怜的一点土地也为地主夺取了。 在地主阶级中,以占田二三十亩雇工耕种的小地主居多,占田百亩半雇工耕种半出租的中等 地主次之,占田数百亩专门收租的大地主又次之,占田千亩以上的特大地主有陈心葵、覃醒 汉、卢炯宇、卢琼秋、戴家荣、李恒才、许壬生等数十户。无地农民在旧社会生活十分贫困。
   解放后,自1950年12月16日起至1951年春,开展了为期70天的“清匪反霸、退租退押” 运动,当时,全县有521村,其中300个村开展退租退押运动,清算恶霸1636人。全县共退稻 谷40.4423万公斤,旧人民币7455.498万元,物资折稻谷61.5699万公斤,黄金67.786两,白 银25555.95元,零碎银1.45公斤,木薯4175公斤。这些斗争果实绝大部份分配给雇农、贫农。 在运动中全县建立农会408个,会员5067人,组织民兵10162人,培养农会干部9978人,为进 行土地改革创造组织条件。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