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南县志
目录

116商业篇


   平南县地处桂东南,地广人多,物产丰富,水路交通便利。清乾隆初已形成以中部平南 镇,东部丹竹镇,南部大安镇、六陈镇,西北部思旺镇为中心的商业网络。全县圩市有14个。 商店以个体私营为主,兼有少数联营私商,设有酒坊、粉坊、药店,还有赶圩小贩及游村货 郎担。输出的物资以粮食、油类、药材为主。清嘉庆年间对外通商开始,桂皮出口东南亚各 国,道光年间,桂皮、桂油远销欧洲市场。那时年产桂皮约二三百万斤。此外,向广东大量 输出的还有稻谷。进口货主要是食盐、海味、绸缎、布匹、药材、庙会用品、琉璃瓦、烧青 塑件一类建筑材料。鸦片战争后,对外贸易更加发达,棉纱、布匹、火柴、煤油、铁钉的输 入逐年增加。谷、米、糖、豆、食油、桂皮、蓝靛、苓香、花粉、桂圆肉大量输出梧州、广 州、香港。光绪年间,梧州开辟为对外贸易商埠,洋货更源源进口,刺激内地工商业发展, 圩市发展到31个。
   民国年间,桑蚕业极盛一时,牲口业发展很快,均成为大宗出口商品。民国11年 (1922 年) 至17年 (1928年) 为全县蚕丝业的全盛时期, 平均每年养蚕者920户,4400人,年产丝 36510斤。 28年, 全县出口大米68000担,桂油20担,烟叶4128担,桂皮1000担;进口棉纱 218000扎, 布匹192000匹,食盐10300担,药材3120担,煤油4万罐,火柴19800包,总共价 值法币123万元; 圩市发展到33个。大安镇高义记经营纱布、猪鸡及汽车轮船运输、金融等 业务,资本万元以上,是全县最大的工商业资本家。抗日战争以后,西江下游交通阻塞,容 武公路(容县至武林) 被破坏,内外贸易逐渐萧条。29年,县城、大安、思旺、丹竹4个圩市 中,500元(相当于民国22年的150元) 以上资本的商店有155间,资本总额981400元,全年营 业额303万元。31年,全县出口大米13450担,桂油15担,烟叶7850担,桂皮1200担;进口棉 纱152000扎,布匹115000匹,食盐11500担,药材3200担,煤油1500罐,火柴87500包,总共 价值法币2351万元。33年,日军侵占平南,县城、丹竹被炸毁,大安、思旺、六陈亦遭严重 破坏。抗战胜利不久,国民党发动内战,通货恶性膨胀,市场混乱至极。解放前夕,全县虽 有商店数百家,但大部分为小本经营,战前的大商店几乎全部倒闭。
   解放后,国家积极发展商业。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全县开始建立和发展国营商业和合 作社商业,掌握重要物资,专营对外贸易,执行国家统购统销政策,发挥国营商业在市场上 的主导作用。 1950年,国营商业营业额仅占社会营业总额10%以内,以后逐年上升,渐居商 业市场的领导地位。与此同时,对私营商业积极贯彻“利用、限制、改造”政策,进行社会 主义改造;稳定市场物价,打击投机倒把活动,活跃城乡物资交流。商业日趋繁荣。1956年, 全县国营商业公司共有11个,门市部35个,基层区级购销处(组)24个,全县社会商品零售额 1931万元,国营商业营业额占社会营业总额的48.45%。
   1957至1963年间,全县经济曾一度发生严重困难。大跃进时期,大购大销,支工支农, 兴办厂场, 产生了产、 购、销的矛盾,市场清淡,供求紧张,物价上涨。为此,根据国家 “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调整体制,恢复专业公司,国营商业与合作商业分工, 开放集市贸易;执行收购,奖售、换购、供应各项政策,加强企业经营管理,安排市场供应。 自1963年下半年起,市场情况逐渐好转。1963年社会商品零售额3169万元,比上年同期增加 19.87%,县城零售物价总指数比上年下降22.2%,其中平价商品下降0.2%,高价商品下降 29.5%,议价商品下降57.5%。
   “文化大革命”期间,大砍“资本主义尾巴”,商品渠道阻塞,市场供应紧张,机构调 整频繁,市场管理混乱。商业销售额和利润指标均未达正常时期的水平。
   1979年后,贯彻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商业体制改革。个体商业户增多,商业流通 渠道逐步增加,形成一种灵活多变的商业流通体制。尤其是1982年,在中央“对外开放、对 内搞活经济”的方针下,市场空前活跃繁荣,经济效益日臻显著。1987年,全县社会商品零 售总额26476万元,其中商业零售额19898万元,饮食业零售总额1204万元。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