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川县志
目录

93  第十三节 “文化大革命”


   运动开始
   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发出《五·一六通知》。8月作出《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的决定》 。1966年6月,成立县“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下旬,县“文革” 领导小组向陆中、米场、良田等中学和各学区派工作组,县内各地掀起“破四旧”“立四新” 和大鸣、大放、大字报高潮,揭阶级斗争盖子。把教师按左、右、中排队划类,认为“性质 严重的”即为大字报围攻对象,开展批判。7月中旬,全县中学教职员工246人和部分学生代 表到玉林地区集训。小学教师1921人到陆中集训,学习中央《通知》、《关于无产阶级文化 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人民日报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社论,批判“资产阶级学术 权威”、“三反分子”(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牛鬼蛇神”,许多教师受到 大小会批斗, 身心受到很大摧残。揭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9、10月间,陆川县各中 学师生选派红卫兵代表300多名,分3批赴北京,接受毛泽东主席检阅。县内各中学组织红卫 兵砸神台,捣碑坊。赴京红卫兵回来传播外地“文革”的情况后,陆中学生纷纷写大字报批 判县集中学生搞红卫堤,是“以生产压革命”。并于10月27日返回校搞“文化大革命”。11 月中旬,红卫兵组织批判驻校工作组。12月初,陆中及各中学在外来人员串联点火影响下, 冲击党政机关。以外出串联为名,到机关单位乱拉单车。12月中旬,中小学教师外出串联, 学校停课“闹革命”。大批学生教师自由组合外出串联,遍及广州、上海、延安、韶山等地。 同月下旬,县、区成立“文化大革命”接待站。给串联的红卫兵补助钱、粮。接待工作一年 多,最多一天接待9000余人,总共开支64万元。12月下旬,“文化大革命”由学校扩大到机 关、厂矿、农村,遍及全县。县机关“文化大革命”筹备委员会派出一批代表到南宁串联, 参加批判原区党委书记大会;到区党委造反,正常秩序受到严重破坏。为对付红卫兵的冲击 和领导批判单位的走资派。县直机关干部组织“赤卫队”。
   “造反派”夺权
   1967年1月下旬, 在上海一月夺权风暴影响下,县委、县人委及县直各单位“文化大革 命” 筹委代表数十人前往玉林地区参加夺权行动。1月27日晚和28日,县委、县人委所辖各 单位分别被“造反派”夺权。全县各级党委、政府部门陷于瘫痪。原来的当权派靠边站,被 诬为“走资派” 、 “叛徒”、“特务”、“牛鬼蛇神”,戴着高帽游街。受批斗干部职工 1211人。 农村有的地方乱砍滥伐林木、赌博风严重。同年2月,陆川县人民武装部奉命进行 “三支”(支工、支农、支左)两军(军管、军训),派部队干部驻公、检、法。县机关造反组 织抛出“点鬼台” ,丑化部、委、局的领导干部,勒令他们到大塘坡园艺场劳动改造。3月 10日,县人民武装部成立“抓革命促生产指挥部”,取代县委、县人委行使职权。县以下单 位和各大队成立“抓促小组”,领导日常工作。
   派性斗争
   1967年5月, 陆中红卫兵赴南宁参观不同观点的两派斗争情况返县后,由于对待原单位 领导的看法有分岐,各自成立了“五·二兵团”和“怒涛激浪兵团”,两派组织,开展辩论。 后扩展到机关、 厂矿、农村。9月造反组织分成两大派,一为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红色联合 指挥部(简称“红联”) ,一为“广西4·22陆川造反大军指挥部”(简称“造反大军”)。两 派由公开口头辩论发展到用大字报、高音喇叭攻击、谩骂、殴斗伤人。以致制造土枪手榴弹, 建立据点。 形成势不两立的派性斗争。1968年3月,筹备成立陆川县革命委员会。因两派组 织对召开工代、农代、红代会的代表名额问题意见不一致,出现“红联”与“造反大军”同 时各自召开“三代会” 的局面。矛盾剧化,于3月24日在陆川县招待所发生了武斗事件,造 成无辜伤亡。
   成立革命委员会
   1968年3月22日, 县人民武装部主持召开县“三代会”,参加会议的1400余人。选举产 生有军队干部,地方干部和群众组织代表参加的陆川县革命委员会委员38人,常委13人。25 日, 经广西革筹小组、广西军区批准,27日,在陆中运动场召开1万人参加的庆祝大会。宣 告陆川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县革委取代县抓促指挥部行使权力。随后,各机关、学校、厂矿、 社、队亦相继成立革命委员会或革命领导小组。革委会实行一元化领导。领导单位的革命和 生产。
   “三忠于”活动
   1968年4月10日, 县革委召开县直机关、厂矿、学校的干部大会,布置开展“三忠于” (即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活动。4月17日,县革委扩大会 议通过《关于深入开展“三忠于”活动,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伟大运动推向新阶段的决定》。 全县干部、工人、社员上班(出工)前列队向毛主席请示,下班(收工)列队向毛主席汇报。开 会列队撑毛主席像和语录牌;交往见面先说: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跳表忠舞,唱语录歌,画、 绣毛主席像。搞“红色海洋”。路旁、村边干墙上写毛主席语录。门口写“忠”“公”二字, 室内立表“忠”台。要求人人手不离毛主席语录本,天天读,雷打不动。
   斗、批、改
   1968年5月5日,县革委召开政工会议,部署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开展革命大批判,搞 好斗批改,在机关、农村全面进行“三批三查” (批右倾翻案、批右倾分子、批右倾保守、 查黑线、查黑手、查黑后台) ,向阶级敌人猛烈进攻。县、社革委层层举办学习班,训练骨 干, 揪斗“走资派”、“叛徒”、“特务”,要他们挂牌游行。5月20日下午,“走资派” 在县城游行,5人被打死,称“五·二○”事件。1968年7月,贯彻中央“七·三”布告,全 县进行所谓清理阶级队伍。 以大批判开路。 全县被揪斗干部、职工共1211人,农村共揪斗 2805人。 在城镇,把合作店和手工业职工的所谓“27种人”105名及家属遣送返原籍,参加 农业生产。在这个时期,县成立“三办室”,公社设专案组,对清理出来的干部结案处理。
   “五·七”干校
   1968年10月,县在大塘坡园艺场创办“五·七”干校,在县花果山设分校。把清队清理 出来的干部送到“五·七” 干校劳动审查。一是县直机关的干部300余人,他们边学习边劳 动边审查批斗领导干部; 二是被揪出来接受审查的领导干部100余人。这批人白天劳动,晚 上写交代, 或接受批斗。干校内设党政、农林水、财贸、文教卫4个连,校部和连队设专案 组。1969年始陆续把靠边站接受审查的干部安排工作。至1973年才安排结束。使一些干部身 心受到很大摧残。“五·七”干校于1974年撤销。
   批修批资总体战
   1974年冬至1975年,贯彻自治区指示,开展城乡密切配合,上下左右齐发动,大打批修、 批资、批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总体战”。批“三自一包”、“四大自由”,把发展家庭副 业当作资本主义倾向批判;把自留地说是资本主义滋生地,要限制;能工巧匠外出承包基建 和修补业被称为“野马” , 限期回队劳动。 据1975年1月统计,追回“野马”3510人,占 80.2%;收回私耕滥种地6201亩,占应收回队的84.6%。少数公社利用“割资本主义尾巴”, 砍掉了村边部分果树竹木,并以高度集中劳力搞农业为由,把历史习惯三天一圩日改为逢五 或逢十为圩日, 造成了商品积压,税收减少。1976年10月6日,党中央采取果断措施,毅然 粉碎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结束了“文化大革命”。陆川 人民欢声雷动地集会,庆祝这一伟大胜利。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