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川县志
目录

674  第八节 生产


   陆川习惯种水稻、薯类、粟、瓜、豆,其中以水稻为主。
   水稻 俗称“禾”。一年两熟,称“早造、晚造”,也称“早禾、大冬”。据《陆川县 志》1923年版载:“邑内稻分早晚两造,每造又有迟早各种,多宜于壤土,间有宜沙土及沙 粘土者。”早造一般在春分播种,清明前后插秧,夏至后成熟;晚造小暑播种,立秋前后插 秧,立冬后收割。
   犁耙:县内的耕作,早造一犁三耙,晚造两犁三耙。富有人家用牛力,贫苦人家人力代 替。早造犁田一般在头年秋后,称为“犁晒”或“晒雪”;晚造初犁后,还要复犁,称“番 犁”。耙田初次叫“耙坏”,二次叫“番耙”,三次叫“耙插”。
   播种插秧:早禾种和大冬种要严格区分,大冬种绝对不能作早造用。县内历来是秧田水 播,秧带土插,并以人畜粪草木灰复盖秧根,叫秧根粪。解放后曾推广旱植播拔秧,但未能 坚持。
   耘田:早造两耘,晚造三耘。有条件的或富有人家耘田加肥料(一般是人畜粪便等),贫 寒人家则耘白田(没有肥)。第一次叫正耘,第二、三次叫番耘。
   收割:早造“割抓”,把禾苗一抓一抓扎好,担回晒场,利用晚上打(用石板打),或用 牛拖碾石碾。晚造打桶(谷桶),收获在田头。禾秆留在田里晒干后,担回来上“秆棚”,作 耕牛过冬的饲料。现在多用人力打谷机。
   上秆棚:解放前耕田主要靠牛,牛过冬的饲料主要是稻草。秋收将开始,养有牛的人家, 即用木搭好一个秆栅架,这个架三面用橹草密封,一面留给牛进出(一般是背风的南面),四 条柱子,一条长达数米的木立于正中间,叫秆棚心,上面横直架一些木条,用竹篾绑固,以 翅起稻秆之用,牛便在底下引颈拖稻秆充饥过冬天。
   四月薯
   解放前,陆川县城以南,有种四月薯(红薯,本地称番薯)的习惯。为什么叫四月薯?皆 因占人口绝大多数的贫苦农民,每年秋收的粮食除交租和杂税外,所存无几,一般只能吃用 到正月二月,余下的时间,靠杂粮补充,所以每年三、四月都是贫苦农民的饥荒月,称之为 “四月荒”,而最主要的补充物则是番薯。种四月薯必须从头年晚造播种时,就要计划好用 20%或更多一些的田种上早熟种(一般立冬前便收割),以便收割后即种上四月薯,待到次年 春插时能按时收成,不妨碍早造插秧。有的早造干脆不插秧,留下番薯吃多少,收多少。县 北人大多不种四月薯的,因为县北每年都有霜冻,番薯经不起霜冻,个别霜冻少的村落仍有 种植,如平乐、山罗一些村庄。不种四月薯,渡四月荒的问题只好另谋他路。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