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州市志文化卷
目录

70 概述


   梧州市的社会科学研究,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时间跨度长达1900 多年。 整个发展历程,大体可分3个时期:汉代至清代,以注史修志为主,研究领域狭小; 民国时期,以经济社会调研为主,参与人员和研究活动均较少;解放后,研究领域逐步拓展, 机构和队伍逐步扩大。
   汉代,广信人陈钦、陈元父子,从事《左氏春秋》研究。经学大师陈钦,著有《陈氏春 秋》(今佚);陈元承传父亲事业,注《陈氏春秋》,著《左氏异同》,并以才高善辩闻名于 世。陈元与其父陈钦,同为广西历史上记载最早的著名学者。汉献帝兴平二年(195年) ,广 信人牟子(融)研究佛学,糅入儒、道,写成问答体《理惑论》(《牟子理惑》)一书,成为研 究中国佛教发展史的重要古籍。 汉末, 交趾太守士燮研究《左氏春秋》也卓有成效,著有 《春秋经注》、《公羊·榖梁传注》、《士燮集》等。
   宋代,修有《苍梧郡志》、《梧州图经》、《苍梧杂志》。这是全国较早的地方志。明 清修有《梧州府志》、《苍梧县志》。
   明嘉靖七年(1528年),左都御史王守仁在梧州建尊经阁。这个梧州最早的图书馆设有专 门的图书管理研究机构,将藏书分为经、史、子、集几类,并制订出一套比较科学的藏书和 流通规章制度。
   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梧州近代教育家严式嘢曾牵头成立教育会,开展教研活动。 这是梧州最早出现的社科研究的学术团体。二十二至二十三年,中国轮船招商局郑观应曾先 后两次到肇庆、梧州,对西江航运进行调查研究,写出《谨呈管见十条》(以下简称《十条》) 和《赴梧日记》。其《十条》为当局采纳,促成中国轮船首航广州——梧州和香港——梧州。 郑观应的研究成果,对梧州地理优势及经济地位作了高度评价,并列举事实说明。在英国之 前,法、日两国已经提出过要辟梧州为通商口岸,利用梧州口岸为他们进入南中国西部地区 服务。
   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梧州辟为对外通商口岸后,梧州海关首任代理税务司、英国 人阿岐森即着手组织力量调查梧州及其周边地区的经济社会情况,后形成26节包括城市概况、 自然环境、经济贸易、文化教育等各方面内容的《1897~1901年梧州海关报告》。民国元年 (1912年) , 梧州海关代理税务司瑚思敦,继续开展同一课题的调查。他用半年时间,写出 《梧州十年报告(1902—1911年)》。这两位英国人的调查研究活动,自然是秉承其本国意旨 进行的,有其不便明言的目的;报告的内容也难免有偏颇之处,但综观全文,对中国人了解 和研究当时梧州经济社会,仍有参考价值。
   宣统元年(1909年),广西巡抚张鸣岐在梧州设自治研究所,分设自治制度和政法两大学 科,培训平(乐)、浔(州)、梧(州)、郁(林)4府人才。
   民国时期,以经济社会调研为主,参与人员和研究活动均较少。民国19年(1930年),国 立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千家驹、韩德章、吴半农等学者抵达梧州,开展经济调查,撰 写有《广西概况》 。随后又有林家骧等研究梧州经济。20年5月,广西大学继续在梧州复办 之后,校内学术研究气氛甚浓,教授们除上课外,还开展专题研究;学生也走出校园作调查, 出了一批成果。其中,属社会科学方面的成果有:《对梧州水电问题之商榷》 (苏鉴轩) 、 《科学知识来源和广西的路向》(马君武)等10多项。从成果看,广西大学师生开展社科研究, 注重与自然科学研究相结合,连长于化学的博士、校长马君武也亲自动手写论文。
   解放后,研究领域逐步拓宽,机构和队伍逐步扩大。这一时期的社科研究,同前两个时 期相比,内容和重点固然有别,目的、指导思想不同,方法和手段也有明显进步。
   解放初期,人民政权刚建立,百业待兴,社科活动主要是围绕巩固政权和“三大改造” 等中心工作,开展应急的小型专题调研。参加调研的人员,一般都是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和临 时组织从事中心工作的工作队员。调研的指导思想和方法,均遵循毛泽东《“农村调查”的 序言和跋》等著作提出的一整套学说进行。直至70年代还基本上沿用这套传统方法。50年代, 除市委、市人民政府的文字秘书和财经部门工作人员,随市党政领导作过多次调查,为中共 梧州市各次代表会议提供全市建设发展草案、方略外,主要的还有:《手工业情况调查报告》、 《关于土特产出口排队方案》、《关于梧州市私营商业的调查》等10多项。从事社科研究的 机构也在50年代开始出现。1952年市委政策研究室成立,开展对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后的研 究,从有关部门抽调干部组织成立市私营商业调查办公室。市委政策研究室基本与市委办公 室共一套人马,1954年撤销,1961年恢复;市私营商业调查办公室在对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 完成后撤销。
   60年代前期,社科调研基本仍限于党政领导机关部分人员。比较重要的有市委办公室等 部门就梧州市经济地理特点进行初步研究,实事求是地提出“把梧州建设成一个以轻工业为 主的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 的发展指导方针。调研成果被吸收到1963年2月中共梧州市第四 届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主题报告中,获得通过。1963年市历史学会成立。这是解放后,梧 州市出现的第一个社科学术团体。
   “文化大革命”期间,社科研究同其他事业一样,受到严重干扰,“文化大革命”结束 后,情况好转。70年代后期,市委办公室、市财政局联合调查组作了一次国营亏损工厂的调 查,写出调查报告。报告揭示企业亏损的根本原因是企业管理混乱。这使人们看到“文化大 革命”破坏规章制度带来的严重后果。市领导据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全市企业扭亏工 作。自治区有关部门加按语将调查报告印发全区各地市,并报国务院扭亏增盈领导小组办公 室。
   80年代,社科研究突破以往的局限,研究领域进一步拓展,队伍不断壮大,组织机构稳 步发展,成果数量和质量明显提高。
   面临改革开放大好机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各行各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碰到许多新 情况、新问题。这为社科研究发展提供广阔的天地。先是有关部门深入郊区调研农村体制改 革问题,促成市郊在自治区内较早地推行责任到组、到人,最后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随后,市委组织一个10多人的调查组,就梧州经济社会发展战略问题进行研究。课题组从历 史到现状,对梧州市的区位、经济特点及优劣势,作全面系统的分析,提出适应新形势的发 展战略和对策,为市委提供科学决策的依据。随后,又有市委研究室的研究人员开展区域经 济研究。课题设计把梧州置于更大的时空范围,探讨与周边地区经济合作的必要性、可行性。 最后形成《发挥西江优势,建设西江工业走廊》的研究报告。
   在经济研究取得可喜成绩的同时,在哲学、党史、历史、教育学、新闻学、图书馆学、 心理学、美学以及孙中山研究等方面也取得了一批成果。其中,在市内外有影响的有:《试 论城市精神文明建设与辩证系统观》(李俊康) 、《中共广西临时党委在梧州》(杜士勇) 、 《试论大革命时期梧州建党的条件和基础》 (覃煜芳) 、《辛亥革命时期的梧州资产阶级》 (侯雅云)、《适应经济与社会需要,发展职业教育》(吴钊雄)、《我怎样教小学低年级语文 课》(周锡芳)、《试论艾宾浩斯遗亡曲线》(严佳宜)等20多项。
   社科学术交流,除一部分学会应邀派员参加市外一些研讨会和少数专业机构通过刊物与 市内外同业交换信息外, 市内用会议形式的学术交流甚少开展。1981年3月,市中共党史资 料征集委员会、市志编写委员会同时成立,并分别成立办公室,调配一批专业人员到办公室 工作。1982年恢复充实市委政策研究室。1984年成立市委讲师团。同期市委宣传部、市委党 校的理论队伍也得到充实。会计学会、教育学会、心理学会、统计学会、企业家协会、农村 金融研究会、经济学会、哲学学会等一批群众性社科学术团体也相继成立。社科研究方法, 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引入系统论、能级原理和运筹学等学说,强调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 结合,促进研究水平的提高。
   到1987年,全市共有社科学术团体27个,会员3228人;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的论文、调 研报告和研究报告598篇。社科的群体优势初步形成。
   1988年7月, 梧州市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成立,全市社科事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在市委领导下,社科联同各专业研究单位合作,组织协调属下各学会、研究会和协会,有计 划地发动广大社科工作者开展社科研究活动。专题研究更讲究针对性、务实性和可操作性; 学术交流开始活跃,且形式多样;群众学术团体进一步发展,队伍进一步扩大;研究的方法 和手段进一步改进。全市社会科学开始呈现兴旺景象。
   市社科联成立后至1996年,各专业社科机构分别完成一批市委、市政府和上级对口单位 下达的课题。同期,市社科联同市委宣传部联合,先后组织开展“稳定与发展”、“生产力 与人”两个专题研究征文,以“建设大梧州战略”为主题的重点课题招标,以“在市场经济 条件下进一步扩大开放”为主题的市长圈题招标和“科技兴市的思路与对策”为主题的市长 出题招标等专题研究。这些专题研究,发动面比以往广,分别取得一批成果,对梧州市宏观 经济决策有重要参政价值,有86项获重奖或奖励。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在梧州召开全区理论研 究经验交流会, 推广梧州市市长圈题课题招标的经验。 《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 《广西日报》等对梧州经验作了报道。党史研究、方志编纂相当活跃,成果颇丰。共出版20 部党史资料、 英烈传集和9部行业专业志,有的课题研究与自然科学相结合,有的运用数学 模型、微机操作。学术交流方面,市社科联同有关部门合作,先后举办10多次学术交流会。 主要有“改革与开放”、“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等 学术交流会。市社科联下属各学会也结合年会、会员大会(代表会)进行学术交流。梧州市每 年还有一些社科专业机构的研究人员、跨学会的学者,参加全区性、跨省区和全国性的学术 交流会议,同时带回学术动态、理论新信息。1991年12月,两广社科联和两广省(区)委党校 与梧州市联合举办的“珠江流域经济社会发展研讨会” 在梧州市举行,两广和云贵4省区的 有关领导、 专家学者及梧州地、市负责人共130人与会。除会议交流外,几家专业机构分别 办有《梧州通讯》、《党史资料通讯》、《梧州史志》等内部刊物;市社科联先后创办会刊 《社科简讯》、《西江经济社会》(社科综合性季刊);一部分学会也办有会刊(简报式为主)。 这些会议交流和刊物交流,对推动学术研究,活跃学术气氛有积极意义。
   1992年,全市有群众性学术团体46个,分布于政治、经济、历史、文化教育、基础理论 等领域,门类比较齐全,结构相对合理;会员近5000人,其中具有大专学历、中高级职称的 约占60%;在省级以上出版物发表的论文、调查报告、研究报告共1291篇,获市级以上优秀 奖200多项。
   解放后至1996年,全市有群众学术团体48个,会员5000余人。累计在省级以上出版物发 表的论文、研究报告、调查报告1600多篇(项),获市级以上优秀成果奖约300项;出版专著、 文集21部,党史资料、专业志29部。梧州市社科研究存在的主要问题是:高档次优秀成果的 比例尚不够大;研究的方法、手段仍赶不上形势需要;社科知识普及工作很少开展;一些学 会(研究会、协会)活动不经常;科研活动经费筹措普遍困难等。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