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市志第七卷
目录

4  第一节 少数民族


   壮族
   壮族由百越族群中的一支发展而来,即与布依、傣、侗、水、仫佬、毛南等少数民族同 源于古代越人的瓯越、骆越,后被称为“乌浒”、“狸”、“獠”、“狼”、“土”等,南 宋时始称“僮”、“僮丁”,明清时与“狼”、“布依”、“布土”、“布沙”等并称,其 中操北部壮语方言的壮族(含柳州壮族在内)自称“布依”,意为“越人”。《明史·广西 土司传》载:“广西僮居多,……其散布于桂林、柳州、庆远……诸郡县者,……种类滋繁, 莫可枚举。”清乾隆《马平县志》谓“县城外十里则有,百里外则有猺”。书中对于起事的 各都韦姓等民众的族性已明确为壮族,其列举的语音,亦与今天壮语无大异。民国《柳江县 志》 卷二《民族》载: “(壮族)其先民在百越时,因生长与斯,聚族与斯,绵绵延延相 传,以至于今日也。”解放后,经过识别统一称为僮族,1965年改称壮族。历史上,除土著 外,亦有部分壮族来自外地。一些来自外地的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长期受居住地壮族的同 化而转为壮族。解放后,市外壮族人因工作、生活等因来柳定居者亦有不少。
   城、郊区的壮族以杂居为主。城区壮族聚居相对集中的是城郊结合部的窑埠、柳石、城 站、谷埠、文笔、雅儒、水南、黄村、白沙、新云、荣军等街道。郊区的羊角山、洛埠(沟)、 沙塘、长塘、白露、太阳村等乡镇的壮族聚居相对集中。据1983年出版的《柳州地名志》统 计,1980年,郊区壮族人口占据各公社总人口数比例最高的是太阳村公社,达到76.44%;最 低的白露公社只占0.18%。 其他公社分别为:长塘18.70%;沙塘24.29%;西鹅15.82%;黄村 0.97%;羊角山0.97%, 柳东0.67%。1982年人口普查时,郊区壮族人口数为3.32万人,占全市 (城、郊区,下同)壮族人口的44.46%,占郊区总人口数20.89%;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时, 占城郊壮族人口数的30.16%,占郊区总人口数的25.97%。
   柳江县壮族聚居较集中的有里雍、百朋、洛满、成团、三都、土博、流山、白沙、里高、 福塘、进德、穿山等乡(镇)。柳城县有太平、六塘、马山、冲脉、大埔、古砦、凤山、社 冲、洛崖、寨隆等乡(镇)。
   境内壮族的姓氏主要有韦、覃、廖、蓝、谭、周等。郊区壮族以廖、覃、谭、韦等姓为 较大姓氏,两县以韦、覃两姓为多。
   各时期的壮族人口,古代到民国并无明确的记载。雍正元年(1723年),广西巡抚孔毓 癒当年七月十六日奏文有“马平县为柳州府首邑,壮多民少”之说。解放后的1953年、1964 年、1982年和1990年进行的4次人口普查中,壮族人口总数分别为6789人、2.96万人、72631 人和132529人(不含两县);分别占城、郊区总人口数的0.43%、0.92%、12.41%和15.97%。 1992年末, 城、郊区有壮族113912人,占城、郊区总人口数的14.65%;全市(含两县)有壮 族666350人, 占全市(含两县) 总人口的40.91%。柳城县有壮族186971人,占全县总人口 372248人的50.22%;柳江县有壮族365467人,占全县总人口479354人的76.24%。
   仫佬族
   仫佬族自称“伶”、“谨”,壮族称之为“布谨”,汉族称之为“姆姥(母老)”,解 放后统一称仫佬族。 源于古代南方百越族群。 汉至唐宋时期归入“獠”属之中。元代称作 “木娄”。明清时期称为“狑”、“狑獠”、“木佬”、“姆佬”等。民国时曾称“母老”。 解放后统称今名。
   仫佬族是聚居柳州人口较多的少数民族之一。 1992年底全市有仫佬族10179人,主要聚 居在郊区羊角山乡阳和村和柳城县古砦乡,柳江县则主要分布在里雍、土博两乡,多操仫佬 语,有独特的风俗习惯。
   羊角山乡阳和村仫佬族以龙、谢、覃三姓为主,其中龙姓人最多,占该村仫佬族的半数 以上。村民称其祖上系从湖南经罗城来到阳和,始祖为地满太公。1981年7月自治区民族识别 调查组调查表明,地满太公的儿子才晚公的卜葬日期为清朝嘉庆癸酉年(1813年)。龙姓到 阳和落户至今已有11代, 约200多年时间。阳和村仫佬族与罗城东门龙姓仫佬族可能有渊源 关系,祖先都是来自湖南。城、郊区还散居着部分移居、毕业分配、调动来柳工作的仫佬族。
   市内仫佬族人口, 1953年、1964年全国第一、二次人口普查时分别为126人、359人, 占 时全市总人口分别为0.08%和0.01%。1982年和1990年进行的全国第三、四次人口普查中,城、 郊区的仫佬族人口分别为910人和3362人,分别占当时城、郊区总人口数的0.016%和0.04%。 1992年末, 全市(含两县)仫佬族总人数达到10179人(其中城、郊区为2966人),占总人 口的比例, 城、 郊区为0.04%, 全市为0.06%。1979年,阳和村仫佬族自报人口为171人, 1981年8月进行民族识别调查时自报468人。经过民族识别,1992年该村仫佬族达到1500多人。
   回族
   回族是境外阿拉伯人、波斯人、中亚人进入中国后,与当地汉、蒙古、维吾尔等民族女 子通婚后形成发展的一个新兴民族。元代,有回族人来到了广西和柳州。《柳州府志》记载: “柳州路……元制以蒙古人为达鲁花赤,……其知州、知县以汉人为之,而章印掌于达鲁花 赤,其同知则以回回人为之。”
   柳州回族马姓一支,始祖翰宁,明末由陕西贩卖瓷器到广西,后留驻马平县作武官,清 顺治末年其家才迁离。从现存的窑埠村回族坟山墓碑得知,明末清初以来,已有马、火、翁、 海、白、章、田、以、麻、傅、唐、欧阳、刘等姓的回族人在柳定居。
   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有回族在城外鹧鸪堆(今东台路机关幼儿园处)建清真寺。 顺治十八年,回族人马雄(陕西固原人)任广西提督,康熙元年(1662年)随提督署由南宁 移驻柳州,此时回族定居柳州已有一定规模。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邓昌义、杨青所立碑 云: “柳州在前明时, (回)民人烟寥寥,迨我朝仁育二百余年,生齿日繁,至二百户。 ”此后,来柳的回族人渐多。抗日战争时期以及解放后,又有不少回族从外地搬迁来柳。柳 州回族主要来自桂林等地。 如白姓回族原居临桂,清末从桂林迁柳州,迄今已有5代。章姓 回族原居鹿寨,后迁柳州,世居永福、桂林。翁姓回族原居临桂六塘,其二世祖云松公一支 的第九代子孙守斌于清末民初迁柳州。另据《平定三朔方略》记载,柳州回族有一部分是清 初马雄驻镇柳州时迁来的西北回民。
   在柳州居住的回族, 在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时约有200余户。咸丰年间,因战乱而 致流离失所者较多,仅存40余户。清末到民国年间,回族又从广东、梧州、桂林等地陆续来 柳。至抗日战争时期,柳州的回族约有150户约500人。
   1953年首次人口普查时,市内有回族974人,占当时全市总人口的0.61%,多数居住在柳江 路及解放(南)路一带。1964年第二次人口普查时,有回族1641人,占全市总人口的0.51%。 1982年、1990年第三、四次人口普查时,城、郊区回族人口分别为2509人和3803人,占时城、 郊区总人口比例分别为0.043%和0.046%。1992年末, 城、郊区回族人口3691人, 占城、郊区 总人口的0.047%; 全市(含两县)3810人,占全市人口的0.23%。主要分布在柳南区、城中 区和柳北区。
   回族通用汉语文,日常讲柳州话,信仰伊斯兰教(详见本卷《宗教志》),有较为独特 的服饰、饮食、节日、婚育和丧葬等习俗, 有自己的管理组织。
   瑶族
   隋唐时称为“莫徭”,归入我国南方蛮族之列。元以后被蔑称为“猺”、“蛮猺”,民 国时期仍有此称。解放后改为“鮭”,后统一作“瑶”。其自称有28种。以“吉门”、“育 绵”为多。或称“布努”、“炳多优”、“格劳”、“拉珈”等,与其不同族系所操常用语 言不同有关。他称有30多种。如盘瑶、山子瑶、花篮瑶、茶山瑶、过山瑶、板瑶、红瑶、白 裤瑶和坳瑶等。其先民为长沙—武陵蛮或五溪蛮的一部分。最初居住在长沙郡、武陵郡,即 湖南境内的湘江、资江、沅江流域和洞庭湖沿岸地区。元明时期,瑶族大量迁入两广腹地。 两广在明代已发展成为瑶族居住的主要区域。明末清初,部分瑶族又从两广迁到贵州和云南 南部地区。 明、 清时期的史籍,较多地反映了柳州的瑶族情况。清代乾隆《马平县志》和 《柳州府志》称“马平厢民皆属寓籍,独猺壮为地著”,城外“百里则为猺”。他们梳椎形 的发髻,光脚。穿黑黄色的粗布衣服,上面有色彩斑斓的花纹。采来竹、木,用绳串连成竹 篱,上面覆盖茅草搭成房屋。以自种禾、黍、粟、豆、山芋等杂粮为主食,有时也到山里打 猎。 瑶人善于负重攀登,“履险如飞”。喜爱音乐。乐器有铙、鼓、胡、芦笙、竹笛等,演 奏时各种乐器的声音在打击竹筒形成的节拍下齐声鸣响。鼓形象腰鼓,鼓腔很长,上窄下宽。 瑶人信奉“都贝大王”, 每年农历十月初一举行庆典。男女分别排列成行,手拉手,围成圈 跳舞,称为“踏”。他们民风纯厚,有客人到家里,不管认识与否,均酒肉款待,毫不吝啬。 当时, 部分瑶人有“户口版籍”,也有与柳州汉人、壮人杂居或通婚的。住在边远山区的瑶 人则很少与外人来往。
   明代以后,由于统治阶级实行民族压迫的政策,柳州的瑶族和壮族等少数民族多次起义, 遭到残酷的镇压,人口锐减,大批瑶民被迫迁往边远山区或外地。现居住在城、郊区的瑶族 来自自治区内的金秀瑶族自治县、都安各族自治区县、巴马瑶族自治县、南丹县、钟山县和 宜州市,以及自治区外的贵州省、湖南省等地。日常生活中,瑶族居民还部分保有其民族习 俗。
   1953年、 1964年、 1982年和1990年的人口普查中,柳州市的瑶族人口数分别为12人、 124人、949人和4480人。1992年, 城、郊区有瑶族4151人,占城、郊区总人口的0.05%;全市 (含两县) 有5368人,占全市总人口的0.4%,其中64%分布在城区,15%在郊区,另有21 %分布两县。
   侗族
   侗族源于古代的骆越民族, 自称“甘” 或“金”,隋唐时称“獠”。唐宋之后,称为 “峒民”。明代,“峒民”、“峒人”、“峒蛮”逐渐成为对侗族的专称。清代多称为“峒 民”、“峒苗”和泛称“苗”。民国时作“洞人”、“洞家”或侗族。解放后统一称作侗族。
   解放前,柳州仅有少数侗族散居于县郊农村,解放后较多侗族人因招工、工作调动、部 队转业、毕业分配等原因进入市内。现有侗族人多数来自三江侗族自治县和融水苗族自治县。 全国先后进行的4次人口普查中, 市内侗族人口分别为79人、187人、847人和3859人。1992 年, 城、郊区侗族人口为3173人,占城、郊区总人口数的0.04%;全市共有4304人,占全市 总人口的0.2%, 占全市少数民族人口的0.7%,其中59%分布在城区,15%在郊区,26%在 两县。侗族的分布特点以散居为主。分布相对集中的区域是城中区公园派出所辖区;郊区机 场派出所辖区(占郊区侗族人口的46%);柳江县露塘农场(占柳江县侗族人口的68%); 柳城县大埔镇和沙埔镇(占柳城县侗族人口的45%)。
   受住地汉族和其他民族文化的影响,市内侗族的生活习惯、语言、服饰等方面原有的民 族特征已不明显。
   苗族
   苗族据传源于古代的“九黎”、“三苗”。商、周时期的“南蛮”、“荆蛮”则是“三 苗”的后裔。汉代,大部分苗族聚居在今湘、鄂、川、黔毗邻地区的武陵郡,他们与居住这 一地区的其他少数民族统称为“武陵蛮” 。唐、宋以后, “苗”遂从若干少数民族混称的 “蛮”中脱离出来,作为单一民族的族称出现在文献之中。如唐代樊绰著的《蛮书》卷十说: “黔、泾、巴、夏、四邑苗众”。宋代朱辅著的《溪蛮丛笑》也说:“五溪之蛮……今有五, 曰苗,曰瑶,曰僚,曰仡伶,曰仡佬”。元、明、清各代官私著作中有关“苗”的记述,则 更是常见。融水苗族自称“木”或“达木”,也有的称“达吉”,汉文的准确称谓都是“苗 族”。
   唐宋时期,苗族由湘、黔等省迁入广西。解放前,只有少量苗族人散居境内。较大数量 的苗族人口进入柳州是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招工、工作调动、部队转业、毕业分配是其进 入市内的主要途径。境内苗族多数来自三江侗族自治县和融水苗族自治县,少数来自其它县 和外省。市内苗族在4次人口普查中的人口数分别是58人、135人、636人和2983人。1992年, 城、郊区苗族人口为2038人, 占城、郊区总人口数的0.026%;全市有3074人,占全市总人口 的0.2%,占全市少数民族人口的0.5%,其中51%分布在城区,15%在郊区,6%在柳江县, 27%在柳城县。
   市内苗族的分布以杂、 散居为主, 城区各街道均有分布,在县郊农村分布不均匀,乡 (镇) 苗族人口多的有300多人, 少则为零。 柳城县的苗族相对集中在大埔、沙埔和古砦 (占柳城县苗族的66%)。
   受住地汉族和其他民族文化的影响, 苗族在生活习惯、语言、服饰等方面的民族特征已 不明显。
   满族
   据清乾隆二十九年《柳州府志》记载,康熙年间已有满族官员在柳州任职。境内现有的 满族人,绝大部分是解放后到柳州支援工业建设的技术工人、南下干部及其家属。1992年, 全市有满族1274人(其中城、郊区1224人),92%分布在城区。满族到柳州后与地方汉族或 其他民族杂居、通婚,其外在的民族特征(如服饰、饮食、发型等)已不明显。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