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市志第七卷
目录

25  第五节 丧葬


   通行丧礼
   民国时,人逝后“由初终袭殓成服,朝夕吊及祭奠,启殓、至葬反哭,虞祔祥癆,忌日 奠、拜、扫等,多仍旧礼。寒微之家,虽旋葬无槨,未遑言礼,然号哭踊,去冠、披发、徒 跣,诸妇女子去笄、素服,期功以下丈夫素冠,妇人去饰。县属人士尚皆一致行之,无敢或 背。”(民国27年《柳江县志》)
   解放初期,柳州居民的丧葬仍多循旧习。家中老人亡故,俗称“过世”,也叫“过生”。 或称为“当大事”,要举行隆重丧礼。旧习都采用土葬,仪式繁琐,并有浓厚的迷信色彩。
   易箦 死者弥留时,即在屋内另设矮床或摊地铺(均不用床板),将其从睡床上移到矮 床或地铺上, 称“易箦” ,俗谓“睡矮床”,也叫“下凉席”,以为此举能让死者断气时 “不背床板”“升天”。其亲属此时赶来与临死者见最后一面。有的在侧侍奉汤药,叫“送 终汤”。
   报丧 死者断气后, 即在尸身脚后焚香,点油灯用7根灯芯,名曰“七星灯”。烧纸钱 名曰“落气钱”,又称“倒头纸”。并用白棉纸裁成长条,将大门“门神”画像交叉封贴, 意谓封住“门神”耳目,让死者灵魂出入。又在大门正中上方贴白纸横批,用蓝色写“当大 事” 3个字。 在门两边贴白纸或挂白纸条, 以示家有丧事,男丧贴(挂)在左边,女丧贴 (挂)右边。
   死者的子、女头裹白布,到亲友家报信。在亲友家门外,便要下跪哭泣,不能进入人家。 待亲友前来扶起,始叙丧情,名曰“报丧”。
   解放后,报丧改为发“讣告”,登报通知亲友,讣告内容简述亡者死因、死亡时间及追 悼会地点、时间等。也有用电话通知,更为简便。
   人亡故后,家人即到棺材铺购置棺材。有的老人健在时,亲自选好棺材或雇工匠专做, 以备死后之用,叫做长寿棺,简称寿棺,也叫寿屋、寿木、寿枋。柳州棺材以木质优良、油 漆讲究和雕刻精致而有“死在柳州”一说,与“吃在广州,穿在苏州,玩在杭州”并论。一 般家庭所购用的棺材则较简朴。贫苦人死后装身,只用几块木板合成,叫“火板”。
   入殓 入殓是为死者装身入棺,分有小殓、大殓两道程序。
   在死者断气后,即由家中长子或长媳率家人到河边烧香,撒纸钱,并将几个小铜钱撒入 河里,用小瓦罐盛满河水回家,名曰“买水”。然后将水加入柚子叶、柑桔叶、桃树叶等熬 煮出味后,抹洗尸身,叫做“解秽”。解秽后,丧男要请人剃头刮须;丧女要请人梳头盘髻, 再为死者穿好衣服、鞋、帽,称为“换寿衣”。有的子孙争取换下来的寿衣裤,名为“抢屎 裤”,含有继承家业、承受后福之意。新换的寿衣多是预先缝就,也有临时购置,但必须是 未曾穿过的新衣并剪断衣角。所换寿衣多少,按家境情况而定,富户可达10多件以上。常说 “衣七裤五”(衣要7件,裤要5条)。一般贫民则只能备三五件。但衣和裤均各限为单数, 不能用双数。 换寿衣时, 家人不能哭泣,称为“小殓”。小殓后,才挂孝布,设灵堂,供 “灵位”。移尸入棺称为“大殓”,这时全家号泣,俗谓“举丧”。尸身入棺,头置棺首, 棺首面向大门者称为“头戴莲花”,郊区羊角山乡新云村覃、韦两姓壮族及沙塘镇部分村屯 的居民有采用此方式者。大多头置棺尾,棺首面向大门,称作“脚踩莲花”。另用瓦片放入 棺材里做枕头或脚。尸身入棺后,有的要由有经验的老者用一根长白线,从棺木两端取中点 拉直,使白线对准死者的鼻尖中部,名为“分经”,按分经直线把尸身安置正中。尸身口里 放入金属钱币,名曰“定口珠”,也有放入一种瓜子形的镀金或纯金装饰品,叫“瓜子金”。 尸身两手各执柚子叶或桃树叶一小枝,也有的手执饭团或糍粑;富裕人家给死者放入金银饰 品及其生前心爱物、结婚纪念品等,以为“陪葬”。子孙献盖脸布(白布),放入棺内,长 可从头盖到脚,多余的塞在尸身旁边,但只能放单数,俗称“长寿布”,也叫“长生布”。 诸物放好后,由子孙看死者最后一次,然后盖棺。
   封棺 盖棺后,将棺材按男左女右安放在厅堂中间略偏一方,下承以长凳而不着地,是 为“停丧”。停丧一般1—3天。有的(多为较富裕者,亦有特殊原因如等待其至亲从外地归 来)停丧10天、半月,因迷信选择“吉日”、“吉地”待葬,停丧数月乃至逾年者则少见。
   停丧之初,棺虽已加盖,但要等外家亲人到场揭棺(开盖)看遗体后,才能将棺盖用铁 钉钉紧, 称为“封棺”。男丧由族中长辈主持封棺,女丧由母舅封棺。封棺者用铁钉4枚, 分别在棺盖四角钉下,随后由工匠将棺盖沿边钉固,上漆,漆封严密。封棺除用铁钉4枚外, 有的还用1枚较长较粗的铜钉缠以红丝线,分男左女右,浮钉在棺盖上方一侧,下葬时拔出, 取回家中,用来打制饰物,给小孩佩戴,称为“子孙钉”。
   守灵 封棺前后, 即在棺木前摆灵桌,立灵牌,供祭品。棺木头上部放熟米饭1碗,饭 上置熟鸡蛋1个,用一双新筷子从蛋上交叉插入,叫做“倒头饭”。棺木下面置油灯1盏,昼 夜不熄, 叫做“长明灯”。市郊农村,有的在棺材下放个鸡笼,内关公鸡1只,叫做“长鸣 鸡”。棺木两侧地上,铺设稻草,在停丧期间,死者子女分男左女右在此坐卧,叫做“守灵”。
   守灵的子女即孝男、孝女要穿麻布孝衣,头包麻布。儿、女、媳妇用白色麻布,孙男、 孙女用黄色麻布, 堂侄、 女婿等用蓝色麻布。孝男、孝女一律脚穿草鞋,腰系草绳,俗称 “披麻戴孝”。吃饭不能近荤,只吃素,不准用桌子,不能坐板凳,也不能用水梳洗、沐浴, 任其蓬头垢面,谓为“哀毁”。
   亡人死后第三天晚上,迷信有魂魄“回殃”之说。当天晚上,于灵前设置供品,棺木四 周地面,遍撒柴草灰。守灵的孝男、孝女回避到别处歇宿。至天明后,检视地面灰上出现的 痕迹,说是能显示死者来世“投生”归属。也有迷信亡人死后“三七”(21天)“回头殃”, 家人用纸扎设立“望乡台”,让亡人回来看望家乡情况。这些迷信行为,至民国后期都已破 除。
   解放前为死者治丧时,往往请道师做道场跳师公舞。师公舞是道师出游、打斋、为亡人 做道场时表演的歌舞。 名声显赫的是《穿针舞》,场面壮观、 乐声明快、舞步轻盈、动作 优美。 跳舞时,13名(至少7名)道师身着画有张太霖天师像和其他各种像及龙、虎、豹图 案的花边黄袍,边唱、边跳,边敲鼓、锣、铙、钹、撞钟、击鼓、竹板等器具,配以管、笛、 箫, 悦耳动听,跳时行8字形,相互穿梭,形似穿针,故叫穿针舞。以此舞超度亡魂,吸引 成百上千人观看热闹。 解放初期, 办丧事的人家还要请“道士”(俗称“师公”)做道场 (打醮),俗称“打道场”,为亡者“超度”,早日“升天”。有钱有势人家,在门外摆放 约1丈多高的竹架框, 裱糊各色彩纸的“旌表”之类。道场有的只做1昼夜或3昼夜,有钱人 家做7昼夜。 守灵孝男、孝女随着道士跪拜。后开展“破四旧”运动,这种做法一度停止。 80年代后,仍采用土葬的郊区农村部分家庭重新启用打醮方式举办丧礼,并行洗灵、装粮等 仪式。
   洗灵是由守灵孝女捧来清水1盆, 内放金属币1枚和柚子叶, 跪在灵前。道士一面口念 “洗灵辞” ,一面用孝布蘸盆里的清水,往灵位牌上连洒3次,象征为亡魂洗尽凡俗尘缘, 祝愿“上升天界”。
   装粮即在灵桌前左右各置1个罐子, 并放簸箕分盛粘、糯两种稻谷。守灵的孝男或孝女 跪在灵前,随着道士口中所念“装粮辞”,依次两手分抓粘谷、糯谷,分别放入两个罐内, 连续3次。至送葬时,将罐子挂在胸前或负在背后到坟地,随棺埋入地内(置于棺木两侧各1 个),意谓为亡人备足粮食,称为“粮罐”。
   开奠 开奠也叫开祭,有家祭、客祭之分。
   在停丧期间,凡与死者生前相识或与死者子女交好的亲友登门吊唁,守灵的孝男、孝女 要跪泣叩谢。若是母舅或外家人来吊时,孝男、孝女都要走出灵堂,到门外跪泣叩迎。
   开奠之日,多为出殡的前一天,先举行家奠,或叫堂奠,也叫家祭、堂祭。由死者长子 率全家孝男孝女祭奠,有司仪唱祭礼、行三献礼、读祭文等仪式。亲友来祭奠,送香、烛纸 钱,打白封包作奠仪,叫客祭。有钱人除送“奠仪”外,还送祭幛、挽联。按旧俗有几床祭 幛, 即举行几次客祭。孝男孝女在灵前匍匐致谢。凡参加祭礼的人,各给白布1段,用作包 头或束腰。祭毕留宴,称为“白喜酒”。85岁以上老人亡故,做白喜酒当成红喜酒办,要备 足新饭碗,由宾客吃罢酒宴各带1个碗回家, 称为“长寿碗”。是晚,由道士在屋外空地作 “法事”,焚烧一种纸糊竹篾扎成的骑马人形,俗称“烧纸马”,表示送死者“归天”。第 二天,无论天晴或下雨,按择定时辰,将死者棺木送出家门,是为出殡。
   出殡 出殡俗称送葬,也叫“送上山”,或叫“出山”。送葬的孝男孝女全都披麻戴孝, 头上戴着用青竹篾片扎成的头圈,糊上白纱纸、身披白孝布、手扶竹杖,俯首佝偻而行。杖 上缠绕白纱纸, 名为“哭丧棒”。孝女拿着火把,号哭走在前面, 称为“点火引路”。死 者长子捧着灵位牌或遗像,女婿或次子、孝孙等用白布袋子挂(背)粮食罐。孝孙背负鸡笼 装着“长鸣鸡”,与全家人跟随在后。亲友等边走边放鞭炮,名曰“开路”;边撒纸钱,名 为“撒买路钱”,引着灵柩走向坟地。灵柩由8个力壮的亲友扛抬,俗名“打八仙”。 道士 们击鼓打钹,念经护送。走在路上,又有亲友焚香设祭,名曰“路祭”。孝子跪在路边,向 致祭者叩谢。
   各人祭毕,除孝男、孝女、孝孙、风水先生、土工和至亲等要随棺到坟地外(亦有孝子 不到墓地而随众人折回者),一般送葬的亲友即可返回丧家中。但要求不得走原路而另择它 路。回到家门要用家主备好的柚子叶水等净手, 丧家另给每人送1段红绳系在衣扣上,谓之 “挂红” 。有钱人家送白毛巾1条,用红纸捆腰,也叫“挂红”;还有各给封有少量钱币的 红封包1个,有祛邪祝安之意。
   安葬 安葬俗称下葬。解放前,柳州城里人家葬坟,多选在近处铜鼓岭、盐冲口、八卦 岭、回龙岭,后来逐渐扩展到欧阳岭、马鹿山、楼梯山、石烂村后岭等处为坟地。市郊农村, 则在附近山丘,请风水先生择地安葬。
   通常在下葬前,先挖好墓穴,削平墓壁,或用砖砌,俗称“金井”。墓穴呈长方形,以 便放下棺木。当灵柩送到, 即烧纸钱和放鞭炮丢入“坟井”里, 称为“暖金井”。并由风 水先生将背来的“长鸣鸡”双手捧着,口中念咒后,即用嘴把鸡冠咬破,以鸡血洒于纸钱上, 随将纸钱撒入“坟井”内,有的把活鸡抛下“坟井”再捉出来,然后将棺木送入“井”下, 尸身头部向内,脚朝外,由风水先生开罗盘定好方位和中线,把棺木摆正。孝子先铲土撒在 棺木上,随后由土工掩土堆坟。孝子焚香祭奠后,捧灵位牌回家,放在厅堂一侧供奉,名曰 “回灵”。
   凡用来挖墓穴和掩土的锄头、铁锹、铁铲等,拿回家时,贴上红纸以示吉利,放在庭院 内,不拿进堂屋,并任其日晒雨淋,满“七七”49天后方可进屋。抬棺材所用的绳子、木杠 等,则丢在坟地上,不再取用。从事或参加安葬事宜者,丧家亦各给封包1个。
   圆坟 送火 安葬后第二天, 孝男、 孝女等要到新坟上去供祭,叫做“圆坟”,也叫 “复山”或“复土”。下葬当晚,一般由孝女或媳妇或孝子将死者在世时日常所用的物品主 要是火、烟、米饭等送到墓前,“告诉”死者自此日起单独生活,称为“送火”。次日送火 到村中或村外路口, 第三日则在家门前。如此3次。农村丧家有的在安葬后第三天,又到坟 上去祭奠,叫做“敬三朝”。三朝以后,丧事才算结束。
   民国时期, 还有做“头七”、“二七”、“三七”等习俗。即于死后算起,每隔7天, 就要在家中向灵位供祭;有钱人家还请道士、和尚念经,名为“拜七”。有的做“三七”, 在安葬后21天,由孝子到坟上,燃香烛、设祭品,跪拜祭奠;也有的做“五七”,即死后35 天,由孝女主持供祭,并扎纸箱装满纸衣、纸裤、纸元宝等到坟前焚化。到死后49天,到坟 上供祭,通称“做七七”,也叫“满七”,或称“终七”,并在此日“烧灵”。
   在“满七”之前,孝男、孝女、孝妇都要戴孝,男孝在布鞋头缝上小块白布。女孝用麻 绳挽髻,也如孝服分类,按班辈名份,分别缠绕白、黄、蓝不同颜色的头绳。不穿红色鲜艳 衣服。在戴孝期间,禁止嫁娶,忌参加别人家的婚庆喜事,不进别人的新居。“满七”以后, 才能脱孝。
   旧俗戴孝多至3年。 解放后,真正“全副武装式”的戴孝一般只在吊丧期间的数天,一 般出殡停当即将各种行头焚掉。
   烧灵 安碑 “满七”之日,戴孝人家请道士做“法事”。外家、亲友送来祭礼。由道 士念经“启灵”,孝子即捧灵牌或抬灵屋,跟随道士,一路吹打,送到坟地。举行祭奠后, 将灵牌、灵屋等在坟前焚化,叫做“烧灵”。
   烧灵之后,由外家人将孝妇、孝女头上系的麻绳取掉,换上新红绳。男人则将布鞋头的 白布撕去,并在衣角缀上一小段新红绳, 表示戴孝期满,从此脱孝。
   大门外贴上红纸条,表示吉利,同时宴请宾客,与做喜事一样。
   不需要“二次葬”的,在烧灵之后,即雇工匠用大青石块或青砖砌坟,并用灰浆填缝, 俗称“圈坟”。坟起券拱,封土成圆形或椭圆形,也有封土成尖顶。客家人的坟,封土成长 条形,两边倾斜,与墓门作“金”字状。然后再立碑为记,俗称“安碑”。
   有钱有势人家安碑时,宴请宾客,也很隆重。碑文请有地位、名望的人撰写,多为称颂 墓主之辞,名为“墓志”。碑上正中一行刻墓主姓名,旁刻生卒年月日时和孝男、孝孙及同 堂弟、侄等人的名字,妇女的名字,照例不刻上碑。上碑的名字,有的附署官衔、职位,以 示“光宗耀祖”、“永祀千秋”。墓碑安好后,焚香燃烛供祭。祭毕,将残存的红蜡烛涂在 碑上,有的只涂正中一行。
   新葬坟安碑后,在头一年的农历二月初一日、七月初一日到坟上拜祭。第二、第三年改 在农历二月初二日、七月初二日祭坟。第四年及此后,则只在清明扫墓,不再当作新坟看待。
   城乡的墓制,明清时期多见圆坟,以青砖或青石垒砌。有身份或富裕者另在墓碑上盖上 碑冠。普通人家坟墓用土、石、砖等堆成。新坟或清明祭扫时,在坟上插有以竹枝系着的白 色纸幡数条。客家人则兴采用蓑衣坟样。1992年在市内河东高新技术开发区发掘一座明墓, 墓顶封土即为椭圆形,外边用青砖堆砌,其内再绕一周条形料石。墓室为长方形竖穴土坑, 券顶结构,拱券为错缝横向平砌,纵向起券,砖与砖间用石灰、糯米浆砌缝。墓内填土2层, 上层为白膏泥,下层为三合土。棺木挡板用铁钉拴接,并用糯米浆合缝。棺内尸身头向朝北, 面向东南,随葬物有死者生前装饰品和1对粮食罐,罐上覆盖1只小陶碗。1993年在长塘乡香 兰村,又发现一座明墓,是用青砖、三合土砌成,呈券拱形。出土随葬品,有金佛像、金武 士俑和多件银器。这类葬制和封土形式,从明代(及其以前)至今,依然照旧,只是随葬物 减少。在柳州的壮、苗、瑶、仫佬等民族的丧礼,已基本与汉族相同。回民的葬制有其独特 之处。
   回族葬俗
   回族尚行土葬,且是速葬,一般是上午去世下午葬,下午和晚上去世次日葬,最多不能 超过3天。 回族有固定的坟场,葬仪简朴,不看风水,不择出殡或埋葬日期,不用棺材,不 需随葬品。
   病者临终时,家人要请众穆斯林给临终者做好“堵哇”,即恳求真主原谅和宽恕自己的 过错。守候者要给病人提念“作证言”和“清真言”,以记想真主。最好为其诵读《古兰经》, 使病者临终时从容死亡和同着信德归主。病人气绝后,要为其顺好四肢,使之伸直,两手置 于体侧。再将其仰卧置于停床上,用枕垫头,使面向西而不可朝天。至亲好友不能嚎啕大哭, 不带孝,不放鞭炮,不供祭品。
   病人亡故, 要用净水为其沐浴,叫“着水”、“净身”。由其同性亲属3人洗身,一人 盛水入汤瓶,一人传汤瓶淋水, 一人戴白手套用棉花或毛巾擦洗。先用布裹手擦口齿鼻孔, 继而将亡人扶起左边朝下洗右边,从头到脚洗3遍,再扶右边朝下洗左边,也是洗3遍。擦干 后以白布裹身,抬进清真寺,装入“经匣”(寺内专送亡人的木匣)。经阿訇率领死者亲友 站立诵经祈祷(意即祈求真主饶恕亡人的罪过,祝愿亡人升入天堂),即可出殡。现公园路 清真寺后专备有洗身池, 相关事宜可一并在此办理。出殡时将亡人的头朝前,要4人缓缓平 稳地抬走。送葬队伍只能是男性亲友,妇女一般不送葬,在家为亡人祈祷。
   到坟地后,将香料加杀虫药物撒入坑内,由亲友3人抓牢“经匣”中的白布将亡人移出, 缓慢平稳地放入墓坑。使亡人仰卧,头北脚南,面向西侧,不能露面。然后盖上盖板(俗称 “幔堂” ),一般为单数5、7或9块,推土成坟并立碑,碑面向南。坟墓呈方形,与其他民 族不同。在入葬同时,阿訇诵经,亲属不许啼哭。回族坟堆呈正方形或长方形,上面小,下 面大, 从上面俯视,形同“回”字。葬后的3天、7天、1个月、“四十”、“百日”、“周 年”等悼念日,一般要在家请阿訇诵经。每逢主麻日、开斋节、古尔邦节亲人要到坟上悼念 亡人。
   柳州回族公共墓地曾有3处, 一在城东柳江东岸窑埠村,一在城北约一里之观音阁,一 在城北五里的黄村(今市第四人民医院一带) 。现仅存规模颇大、历史较远的窑埠村一处。 该处墓地有“回教坟山” 4个一尺见方的大字刻在螺蛳山岩之上,正门是钢筋混凝土外镶白 米石的拱门,上书“回族公墓”。墓地中央有一座较高的平台,用作诵经台。据《柳州回教 考》 说,墓地的南角有经亭1座,有拱形门洞,高尺许的石板作门槛,洞顶有容纳门枢的圆 孔2个, 显见当初有两门之设,门洞内有石阶可至上层。门洞前上方嵌有石额大书“静观” 二字, 时期为“丁已年冬月吉旦”。东北角也有经亭1座,形制相同,惟无题款。现在,经 亭、门洞、石额大书“静观”2字已不存在。墓地内所葬约10000人以上,墓碑现存者约2000 座。经亭建筑时石额上之“丁已”是康熙十六年(1677年),创建人为马雄。
   由于窑埠墓地回民的多年土葬, 已无空地可用。 为了照顾回族人民土葬的历史习俗, 1984年自治区民族事务委员会拨款5万元, 1987年柳州市人民政府拨款15万元,在西鹅乡白 饭村聋子岭北侧,征用了一块21.7亩土地,作为柳州回民亡者的新坟地。还建好围墙,开辟 小马路,于1990年底竣工交付柳州市伊斯兰教协会管理使用。
   其它葬俗
   旧俗,对非正常死亡或不在家中死亡者,视为“野鬼”,丧礼从简,多不举行祭奠,另 有一些特殊形式。
   夭亡 少年早死,谓之“夭亡”或“夭殇”,有父母在堂,不能在家中停棺,当天即要 抬出门埋葬。入殓时,要在棺内装入孝服、草鞋等,意为其死后还要对父母尽孝。下葬后, 不“送火” ,不“复山”。若是小孩死亡,只用4块木板钉成“火板”(简易棺材),将尸 身装入。贫困人家有的即用草席裹起,送到野外草草掩埋。埋葬小孩处,俗称野仔坑,不得 与祖坟连在一起。
   产难 妇女因难产而死,俗称“月难婆”。入殓时,要给死者穿上男人衣服,或将其身
   上的衣服前后剪开。若死者遗有婴孩,要用稻草扎成或用桃木刻成小孩模样,穿戴衣帽, 放入棺内右侧,使接近尸体,然后封棺。迷信说法:如此方可避免惊扰后代。产难死者的棺 木,要从后门抬出,也不举行安葬仪式。
   冥婚 在双方男女订婚后,一方早逝,举行冥婚。如男死,即用一雌鸡放入棺内代表女 子陪葬;如女死,则用公鸡陪葬。死者男性生前未婚,由其父母择一未婚已逝的女子为配, 经过女方父母同意结成亲眷,将其骸骨移到男家合葬,亦称冥婚葬。
   凶死 凶死有多种情况。遭雷击、触电而死者,入殓时,要在尸身上用酒杯两只罩住双 眼。落崖、被蛇咬死者,就地埋葬。凡在外死亡者,尸身不能抬入屋内,仅在屋外搭盖临时 棚帐,停放棺木,守灵和吊唁及打道场均在屋外进行。或选于水边或田垌外停棺,要与其家 有“一水之隔”。
   二次葬 有的家庭或因迷信,选择“风水宝地”;或图扫墓方便,就近择地;或以其他 缘故需要迁坟,在死者棺葬3—5年后,雇人掘开坟墓,捡出尸骨,移葬于它处,另建新坟, 叫做“二次葬”,也叫“捡筋葬”,或称“捡金”。“捡金”多在清明节前后,或选在“大 寒”日,开坟将骸骨捡出,用香油一一揩洗干净,并用白纱纸包裹,依照头、臂、脊、肋、 腿等层次, 放入1个瓦坛(俗称“金坛”)里,抬去再葬,葬礼与新葬时相同,也有亲友吊 祭。若是凶死者,举行“二次葬”,还要请道士“过火炼”、“上刀山”、“捞油锅”作种 种迷信活动。偶有开坟后,见尸体未化,称其葬地为“养尸地”或“养身地”,即重新装棺 在原坟下葬,或待尸体腐化后,再行“捡金”。
   客家人把“捡金”(二次葬)称为“小葬”,第一次葬为“大葬”。在大葬后若干年, 按死者年龄, 每10岁作 “一年”计,到一两年启坟“捡金”。明、清时期迁来柳州的客家 人,有的要收捡先人遗骸背负同行,至新居地安葬。一示对祖宗之孝,二是为了今后祭扫便 利。
   火葬
   1969年市东郊建成殡仪馆、火葬场,市内开始有承办火葬的机构。市革命委员会制定颁 布《柳州市殡葬管理暂行办法》,推行火葬。市民将死者送殡仪馆火化,逐渐形成风气。安 排火葬的丧礼,报丧一般由逝者逝前所在单位或者其亲属(夫或妻或其子女等)通过在报上 发讣告进行。讣告署明逝者去逝原因和时间,享年多少,在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仪式的时间 和届时让亲友前往的方式(乘车地点)。有任职的,表明其职级。此前在家中设灵堂置摆遗 像设香台,亲友或他人上门慰问时祭拜焚香。告别仪式上,先默哀,播放哀乐,再由主持者 宣读到场人员或送花圈或发唁电的单位和个人,介绍逝者生平,向逝者遗体三鞠躬,慰问其 亲属等,为时不过数十分钟。参加丧礼者出告别厅时,丧家亲属会给每人发一红纸包裹的硬 币,出门后用煮好的柚子叶水洗手,另给参加丧礼用车车后贴一方形红纸,均有祛邪之意。 丧家还会在家中或者酒店安排宴食招待参加丧礼的亲友。特殊者如因公牺牲或有影响的人物 去逝,亦举行追悼会。追悼会不定在殡仪馆举行,其生平介绍则改为悼祠。在殡仪馆火化后 取回的死者骨灰,有寄放于殡仪馆者,亦有在公墓地或其它地方择地下葬者。城区和近郊农 村,基本上通过火化完成殡葬事宜。另有一些郊区村屯至今仍采用土葬,并行传统丧礼,其 中亦有请人打醮者。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