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市志第七卷
目录

12  第一节 居住


   住宅形式
   民国《柳江县志》记载:柳州“旧制人住居甚矮,檐高不过七尺。今则建筑自由,多仿 西式。 建筑材料, 城市向用砖。近照新建筑法用铁骨和红毛泥以造梁柱及楼者。乡居每筑 墙,或用细沙、石灰、黄泥拌筑(名‘三合土’,坚硬如石)。近山者每用石砌。”旧时城 内房屋还有相当一部分用作或兼作商铺。商家建成楼房多为一、二层,木板间壁,屋顶作硬 山或歇山式。楼下中间为堂屋,设有敬奉祖先和财神的神龛,也作为接待客人之所。店堂入 门右侧由外进内,设长柜台,叫外柜,是对外营业处。当中内侧向街一面设横柜,叫内柜, 为账房师爷专用。左侧为卧室或设为账房。堂屋与厨房间为通道,厨房旁是浴室、便所或猪 圈。房屋呈狭长形,向纵深发展。民国城区辟马路后,为便于避雨、遮阳,仿造广州街市的 建筑形式,建有“骑楼”。楼为二至三层,下承双柱,柱下即铺面和人行道。
   临江住房,依地势架木楼伸向江畔,成为木板吊楼。另建有小吊楼作为厕所。船户则举 家住在船上。
   城郊区的汉、壮族人家,特别是外迁来柳的汉族客家、福建人、湖南人和广东人等,往 往聚族而居,房屋相连和相邻,统一建筑有祠堂。祠堂多为两进一天井,也有三进两天井者。 后堂设置香火台,供祖宗神位,上书“某某高曾祖宗亲之神位”等字样,供年节祭祀之用。 留存至今的祠堂,较大较完整的有西鹅乡竹鹅村凉水屯的刘氏宗祠、山头村练氏宗祠、长龙 村长龙屯吴氏宗祠、西鹅村中高沙屯的吴姓(福建人)宗祠、老房村李氏宗祠,羊角山乡帽 合村所好屯的潘氏宗祠、门头村水车屯的吴氏宗祠,沙塘镇木茂屯的罗氏宗祠,柳
   东乡静兰村的蓝家村蓝氏宗祠等。祠堂成为族内议事、聚会、经办红白事的场所。旧时 为了做好聚居地的防卫事宜,祠堂旁一般都建有三到四层楼的碉楼。留存下来的仍有一部分, 如潘氏宗祠、泗角村朱氏宗祠、长龙屯吴氏宗祠、山头村何氏宗祠等。城内一些姓氏也曾建 有宗祠。 如清代杨廷理家修建的祖祠(位于今映山街一带) 、李氏客家人所修的李氏宗祠 (位于今细柳巷,近年拆除)。
   旧时,柳州城乡居民还喜欢在家门外贴一张红纸或挂块木牌,标明堂号,如“陇西堂李”、 “太原堂王”等。晚清时,城内又有在家门口挂上书屋、居室的匾额,如“灵泉书屋阚”。 民国后, 士绅名人在门上刻写某庐,如黄梦年的“梦庐”。解放后,这种习俗在城内多半 消失。但城乡有些家庭仍在正厅设置香火,供奉历代祖先或观音、财神,人们在家中和祠堂 至今仍有标明堂号于正堂之习,如吴姓的“至德堂”和黄姓“江夏堂”等。
   明清以来,湖南、江西、广东、福建等省来柳者,各以会馆为联络乡情、议事、待客等 重要场所(详见第一卷《建筑业志》)。
   农村壮族房舍,历史上称为“麻栏”,即“茅屋矮檐,内架以竹木,人处其上,牛豕俱 畜其下”(《马平县志》)。民国以后,逐渐发展到土坯为墙,屋内有用篾笪隔开,分成房 间。正房居中,东西两房,后进侧边作厨房。房屋多数只有3间头,少数多至5间头。富裕人 家则以砖瓦片石或夯土结构,建成悬山式建筑,增设东、西厢房。壮乡常有数家或10多家合 住一地,外筑围墙,共设大门出入。大门外加栅栏,下置滚轮,可左右推动,并有木闸从门 内开关,称为“推龙”。也有少数富户独家安装“推龙”,既有防御作用,又壮观瞻。在今 郊区沙塘镇垦村、石碑坪乡新中等村,尚有30年代修建的村落,是当时从容县、北流等地招 来开垦的垦民住处,全是泥砖墙、青瓦盖的平房。现存15间,中间为事务房(办公室)、左 右各7间, 每间分住两户,每户有前后房,共用一个中堂。屋后为天井、厨房、柴草房,还 有一个仓楼。村头两端另作角楼,以为守望、保卫之用。
   民国7年(1918年)在流水沟(今曙光西路东段)潘家建成4层西式大楼,被称为“大洋 楼”,柳州始出现钢筋水泥结构房屋。民国16年在今鱼峰路南建车站(民国24年改称“乐群 社”,曾为接待来柳的达官贵宾住处),号称“宏伟、豪华、堂皇、气派”。
   直到20世纪50年代,郊区农村仍然留存了不少与青砖、 泥砖、 夯土小瓦共存的茅草屋。 70年代,部分农户始建筑纯用石头垒砌,上盖瓦片的居室,稍后又有红砖瓦房。
   80年代,砖混结构的平顶楼房兴起,与以往建筑不同的是,普遍开设大窗户、留置有阳 台。始用木制开窗,后改铝合金推窗,多另外建筑瓦房作牲畜用房和杂物房甚至厨房等。
   这一时期, 由于住宅的较多兴建,居民的住房紧张状况有较大改善。
   建房
   破土 破土动工前, 先请“堪舆先生”(即“地理先生”,俗称“风水先生” 或“阴 阳先生”)择定座向,俗称“看风水”。并推算兴工“吉日”、“吉时”。又在动土和安门 前,先将屋地扫净,再用红纸书写“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诸煞回避”等字样,贴于小木 板上,插在房地中央。房屋座向以座北向南为佳,坐西朝东为次。但在房里砌灶,则以向西 为佳。有谚语道:“灶向西,早上吃鸭夜吃鸡;灶向东,谷仓发霉米坛空。”
   当择定的建房吉时一到,房屋主人即焚香烧纸、放鞭炮,由泥水师傅破土开挖地基,由 木工师傅安上大门门框,并在大门框上粘上题有“安门大吉”字样的红纸。屋主要给建房的 师傅红包(利市) 。在安“过门桥”,俗称“门盖板”时,屋主又在门前焚香烧纸,并将3 串谷穗和2枚铜钱悬于门上。
   在建房过程中,泥水师傅和木工师傅会受到应有的尊重,有谚云:“建房最敬泥水工, 上梁师傅坐正中。大红封包先送到,好酒好菜喜相逢”。木工帮人建房后,还有一定规矩: 凡建房不满3个月者,不得帮人打制棺材;凡打制棺材不满1个月的,不能帮人制造结婚家具。
   上梁 上梁也请“堪舆先生”选定吉日良辰。梁木先用红油漆漆好,忌有孕妇靠近,不 许闲人从梁木上跨过。梁上钉悬红布,上书“紫微高照”或“三星在户”等字,又用红布包 有高粱、谷子、历书、剪刀、尺子等件,悬在大梁中间(到新屋落成后取下)。上梁时,屋 主敬神祭天地, 鸣放鞭炮,上梁师傅手捧公鸡1只,拍打公鸡背,念诵咒语。另有工匠登梁 念诵祝辞,一边念,一边从梁上撒下茶叶、米、糖,名曰“抛梁”。在明代戴钦的《玉溪存 稿》中,载有《赠东台上梁文》一篇, 就是为建房抛梁念诵的祝辞, 由文人所作,分东西 南北上下6个方向, 每个方向念4句,每句7个字,全篇押韵,都是颂祝贺喜的话。如“抛梁 东,玉栋凌霄驾彩虹;抛梁西,危楼百尺与云齐……”等等。屋主一并备有发糕、粽子,分 给来看热闹的人吃。上梁之日,宾客来贺,馈送酒、肉或打封包作贺礼。屋主设席宴请宾客 和工匠,叫“吃竖屋酒”。此习在解放后建房时依然得以承袭,特别是在郊区农村中。20世 纪80年代后,随着砖混平顶房屋的兴起,这一做法渐趋消失。
   安龙 清末民初,从事迷信活动的“道公”专制一种模型,用锡铸成约4公分长的小龙, 以备一些人家建房安龙之用。
   新屋上梁后, 迷信人家即去请道公来“安龙”。道公先在新屋中的四壁墙角处,各挖1 小坑, 口念咒语,把锡铸小龙各放1个在坑里,同时撒入芝麻、白米等物,用土掩好,另在 堂屋正中神主牌位之下,也埋1个小龙,象征东、西、南、北、中“五龙在位”,然后焚香、 祭供,祈求“龙神保佑,出入平安”。延至后来,安龙仪式渐趋简化。只由道公来念咒祭拜, 按东西南北方向,在屋墙贴上红纸条,分别书写“东方甲乙木青帝龙神在位”、“南方丙丁 火赤帝龙神在位”、“西方庚辛金白帝龙神在位”、“北方壬癸水玄帝龙神在位”。另在屋 正中墙上贴着“中央戊己土黄帝龙神在位”,代替锡铸小龙。到民国末期,这种“安龙”仪 式已不时兴。有的屋主不免旧习,就在新屋四角焚香烧纸,表示“请龙”定位。
   入住 新房落成,选择吉日,搬入新居,先捧进烧有炭火的火盆,谓为“进火”,随即 将谷米、柴禾、油盐挑进新家,取“有财、有米、有吃”的吉利,然后才搬进家具杂物。外 婆家要以柴、米为贺礼。一般亲朋送镜屏,打封包。主家也要办酒席请客。
   解放后,城乡居民乔迁新居仍沿袭宴请宾客的做法。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